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您的位置:首页  »  近亲乱伦  »  媽媽現形記之黃朗篇
媽媽現形記之黃朗篇
广告

某建材批发公司的财会办公室里,焦桂萍正在加班工作,由于这是一家刚刚成立不久的私企,财务帐目繁杂凌乱,对于一名有二十年工作经验的老会计来说,专业技术勿庸置疑,但庞大的工作量实在让她头疼不已。

这是大年初六的晚上八点钟,整个公司二层办公楼里只有焦桂萍一个人在加班,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可以清楚的听见键盘敲击和翻阅帐本的声音,实际上在大年初三公司还没有结束年假的时候,焦桂萍就已经提前开始她的工作了,她不是工作狂,她也想有更多的业余时间休息娱乐,但多年养成的职业素养和责任心,让她不得不这么做。

焦桂萍刚来到这家公司不久,之前在一家国有企业任财务室主任,手下有出纳小张,是该企业领导的外甥女,还有一个会计小赵,作为焦桂萍的副手也有十多年的工作经验了,为人比较随和,甚至有些软弱,2016年国企重组整改,即没有后台,又资历相对较浅的小赵无疑成为了精简的对象,这让家庭本不富裕,且丈夫身体不好的小赵如同遭受晴天霹雳,那一段日子没少在焦桂萍面前哭鼻子。

焦桂萍心慈面软,还有几分女人难得的仗义劲,是企业里出了名的大姐大,思虑再三之后,主动向领导提出病退,这让小赵感激涕零,不但保住了小赵的饭碗,更意味着她有机会晋升主任的职位,这种做法或许不够正直,但对小赵来说这就是莫大的恩情,足以挽救一个家庭。

在国企工作是门学问,焦桂萍工作了二十年,对此中门道可谓驾清就熟,经过一番运作之后,在原有退休金基准不变的基础上,还得到了一笔较为可观的赔偿金,在经济上倒没有损失什么,此中门道勿须明言,多年面对数目字的工作让焦桂萍身心疲惫,本想着提早退休享受生活,可在旅了一次游之后就觉得退休生活也不过如此,其实她离正常的退休年龄还有好几年,加上身体不错,正是当干之年,赋闲半年后终于忍受不了空虚无聊的日子,在新成立的这家公司谋了一份会计的工作。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要不是肚子饿了,焦桂萍还真没察觉已经工作到这么晚了,她毕竟是个女人,面对这空荡荡的办公室,心里不禁有些害怕,看看表已经八点半了,急忙收拾起帐本和笔记型电脑,想趁著街上还能叫到车,把工作拿回家去做。

走在走廓里,高跟鞋的声音格外响,此时的她心里除了害怕,同时还生出了一丝小埋怨,结婚快二十年了,老公对自己早已没有了那份温存体贴,明知自己这么晚还在加班,为什么就不能开车来接一下,甚至送点晚餐来呢,自己老婆饿著肚子工作他也不闻不问,连个电话都不打。

可是这个念头转瞬即逝,老公身为一名公职人员,一年前得到升迁,到外地赴任从事一个部门的领导工作,平时难得回家一次,就让他在家好好陪陪儿子吧。

焦桂萍抱着帐本和笔记型电脑在冬天的大街上等了十几分钟才叫到车,身上的羽绒服虽然厚实,却也抵挡不住正月的寒风,这时又是年节期间,真的很难叫到出租车,刚一上车出租司机就问:大姐上哪?

焦桂萍一愣,看了一眼那司机,约莫快六十岁了吧,竟然叫她大姐,心想着自己才四十多岁,平时照顾家庭又要忙工作,疏于打理外表,眼角已经出现了几道浅浅的鱼尾纹,身材也因为工作性质缺乏锻炼而微胖,甚至有了小肚腩,穿着也不很讲究,可再怎么差劲也不至于让一个六十岁的人称呼大姐吧?工作的压力让她有些心烦意乱,可是涵养在那摆着,不至于为了一句无心的话和一个陌生人起口角,只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解下包在头上脸上的围巾,说:东华佳苑社区,麻烦快点,谢谢。

我叫黄朗,就读于第六中学,焦桂萍是我的母亲,自从爸爸升迁到外地工作以后,跟我们娘俩一直是聚少离多,这次年假休息七天,明天他又要到外地去工作了,说起来两地也只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可爸爸工作忙应筹也多,偏偏妈妈又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两头都忙,一家人难得聚首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我正在和爸爸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乒乓球比赛的节目,中国对瑞典,其实我对乒乓球倒不感兴趣,无非陪着爸爸高兴而已,我们一边嗑著瓜子,一边聊天,说著都是他的工作,我的学习,好在我的功课还过得去,要不然爸爸更要怪罪妈妈没照顾好我了。

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妈妈身上,说:你妈成天都忙什么啊?这么晚了还不回来,这大过年的加哪门子班,瞎积极。

爸爸的话虽不好听,可也难怪,他是比较传统的男人,多少有些大男子主义,我们的家庭环境在当地来说属于中上等,妈妈不用工作也完全不用为生活发愁,在爸爸的想法里妈妈就应该相夫教子,把我照顾好才是重点,女人的工作只不过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

“我妈在家呆著那半年整个人都消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么要强的人,让她甘心在家当家庭妇女,还不如让她坐牢呢。”

“别胡说八道的,大过年的说什么坐牢!”

爸爸身为公职人员,见过了太多违纪违法的案例,对这些字眼最是忌讳了,可他还是对我的话表示赞同:你妈年轻的时候就爱出风头,过去单位里有什么活动她都冲在前头,属穆桂英的,阵阵落不下。

我嘿嘿一笑,问:听说我妈还跳过舞呢?

爸爸把手里的瓜子皮往桌上一扔,随手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说:可不是吗,我们年轻那会都兴跳舞,什么三步四步的,我是跳不好,可也爱跟着凑热闹,我和你妈就是在单位组织的一次联谊舞会上认识的,当时她不像现在水桶腰,小腰就那么一小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A4腰,我记得当时大家都很拘束,工会徐主席提议请出一位上去给大家先跳支舞,炒一炒气氛,大家谁都不好意思上去,老徐刚要点将,你妈妈就主动从人群里跳出来了,当时她穿了一条红裙子,白上衣还是网袖的,在那个年代来讲可是够前卫的,别说市场上买不到那样的衣服,就算买到了也没人敢穿,后来我才知道那件上衣是她自己改的。

“哇,我妈手够巧的。”听到这我不禁想像当时的妈妈是什么样子,肯定走到哪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人物。

爸爸接着说:你妈年轻时候不但会穿敢穿,而且舞跳的也好,就像当时有个舞蹈家叫杨丽萍的,跳的那叫孔雀舞,也不知道她是跟谁学的。

我嘻嘻一笑:然后你就被我妈迷住了?开始追她了?

爸爸嘿嘿一笑,弹了弹烟灰,说:这话说起来还有个小插曲呢。

我兴奋的问:什么小插曲,是不是有人跟你竞争?

“那倒没有,当时我看这小姑娘舞跳的不错,人长的好看,追她的人肯定不少,你爸我那时候就是个普通小科员,哪敢指望能找到那么好的姑娘啊,压根就没敢动那个心思。”

听到这里我似乎找到了一些端倪,虽然我爸现在是领导,平时对妈妈也爱耍点大男子主义,但终究还是不敢太违拗妈妈的意愿,就拿工作的事情来说,妈妈坚持要二次就业,爸爸愣上没拦住,原来在年轻的时候就打下基础了,觉得自己配不上妈妈,现在虽然身份上来了,但年轻时候留下的心里阴影还是扫不干净啊,终究惧著妈妈三分,哈哈。

在我一再的催问下,爸爸继续讲他们相识相恋的故事:当时我们在舞场上围成一圈,欣赏她跳舞,就在一支舞快要跳完的时候,她提着裙子的一角在场上开始旋转起来,那舞姿真像只美丽的孔雀,可是转着转着不知怎么的就摔了一跤。

我吃了一惊,问:“怎么?没受伤吧?”

“没有,你妈正好倒在我身边,让我给抱住了。”说到这,平时大气十足的爸爸竟然略微有些腼腆了,哈哈,看来妈妈当时的风采真是彻底征服了老爸,到现在回想起来还回味无穷呢。

我和爸爸说笑了一阵,看看表已经九点多了,妈妈还没回来,我俩都有些担心,爸爸拿起手机拔通了妈妈的电话,一边把手里的烟头丢在烟灰缸里,吩咐我说:“去,把烟灰倒马桶里冲掉,别让你妈看见,再开开门换换空气。”

我接过烟灰缸走进卫生间,拿起抽剩下的烟头狠吸了一口,才丢进马桶里,平时爸妈不在的时候,我也会偶尔吸一根过过瘾,在学校里也有一群狐朋狗友经常躲在厕所里吞云吐雾,我可不是什么乖孩子,这几天在家被爸爸盯的死死的,还真有点犯烟瘾。

没等妈妈接起电话,我们已经听到楼道里响起了她的手机铃声,妈妈见上爸爸打来的,已经到了家门口自然就没有接,开了门正瞧见我端著烟灰缸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还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二话没说,先指著爸爸数落一番:“告诉你什么了,不许在家里抽烟,要抽出去上走廊抽去,这屋里让你弄的一股味,还能不能呆人了?”

爸爸也不肯示弱,说:“怎么不能呆了,我俩不是在家呆着呢吗?”

妈妈在门口换著鞋,不理他,转而训斥我:“告诉你在家看着你爸,不让他抽烟,你就这么看着的?还帮他销毁证据!”

我不敢招惹她,伸了下舌头,把烟灰缸放在桌上就回房间了。

妈妈脱下臃肿的羽绒大衣,径直走向卧室换了睡衣,然后到卫生间去洗漱,刚一走进去就气的哇哇大叫:“你们在家都干什么了,脏衣服放在篮子里一天了也不知道扔洗衣机里洗洗,什么都指着我,我这一天累的半死,回来还得给你们洗衣服。”

原来是我们爷俩换下来的衣服和臭袜子,还在篮子里放著,让本来就心烦气躁的妈妈找到了一个情绪点,彻底发泄爆发了。

听着妈妈一边嚷嚷,一边拿出篮子里的脏衣服,狠狠的往洗衣机里扔去,我只能做缩头乌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她的眉头,这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爸爸开始还不吱声,后来是听着听着听烦了,勾起无明业火,回敬了一句:“又不是我叫你那么晚回来的,放著好好的轻闲日子不过,非要自己找罪受,你那个破工作能赚几个钱,儿子眼看要考高中,你在家辅导辅导他功课不比什么都强么,到时候他考不上重点我看你怎么说。”

妈妈一听这话更急了,直接来到客厅,怒视著爸爸,说:“我辅导他?你平时不在家,家里外头什么事不是我干,就你知道干工作,凭什么让我在家当家庭妇女,你怕儿子上不好学,那你怎么不带到你那边去给他找个好学校,你辅导他学习,我倒要看看能比现在强多少。”

爸爸见妈妈真的动怒了,反而不说话了,哼了一声,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妈妈,手上摇控器不停换著台,掩饰著此时的尴尬。

妈妈并没有因为爸爸的沉默停止唠叨,反而更加生气:“这么多年伺候你们爷俩我容易吗?家里事你从来不管,连煤汽罐都是我找人换,灯坏了都是我修,这都是女人该干的活吗?我年轻时候哪个小姐妹不羡慕我,自从跟了你再有了孩子,我算倒了霉了,你看看我那些姐妹哪个过的不比我滋润,再看看我都老成什么样了。”

妈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按著自己的鱼尾纹,比划给爸爸看,接着说:“你还让我在家呆著,真想把我绑在家里给你们当牛做马,当保姆使唤啊?以后我的事你少管!”

爸爸辩解说:“我让你在家不就是让你享清福吗?你想美容健身都行,谁又没拦着你,你不是喜欢跳舞吗,把那破工作辞了,报个舞蹈班,我支持你跳舞。”

妈妈一撇嘴,哼了一声:“得了吧,说的好听,去年我在社区活动室里跟大伙跳探戈你都不让,还舞蹈班呢,我跳舞去你在家干家务活啊?说的轻巧!”

“你跟那帮老头老太太能跳出什么好来,还有那个老王。”

“住口!”爸爸一提老王,妈妈立即就火了,瞪着眼睛说:“你有完没完了?我们不就跳过两回舞吗?你怎么没完没了的提这事,挺大个男人连点气量都没有。”

爸爸还要再说什么,妈妈干脆就不听了,胡乱挥了挥手,阻止了爸爸的话头,气哼哼的进卫生间里洗衣服去了。

这两口子一晚上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妈妈洗完了衣服,擦了遍地已经十点多了,也不理爸爸自己回房间睡觉去了,而爸爸就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很晚,也不知什么才溜回房间,在床上搭了个边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都还没起床,爸爸突然说要回单位,妈妈诧异说:“你不是说明天走吗?怎么改今天了,也不早点告诉我,还什么都没给你准备呢。”

爸爸说:“我们那边工会组织各机关单位派人参加迎新春乒乓球赛,小胡这几天在家喝酒都喝懵了,昨天晚上才想起来把档发给我,我得提前回去安排一下。”

妈妈边穿衣服边说:“新春都过去了,还迎什么新春啊,真是的,我早说过小胡那个人不靠谱,你就是不听,还拿他当心腹呢,上回来咱家送东西那眼睛就贼溜溜的,四处乱扫,一看就不稳重老成,不是当秘书的料。”

妈妈说著已经穿好了衣服,到厨房给爸爸准备早餐去了,虽然时间紧了些,但好在手脚麻利,还是煮了一碗面条,又现做了两个小拌菜,虽不丰盛却也可口。

爸爸匆匆洗了一把脸,开始吃早饭,妈妈没有陪着一起吃,而是忙着收拾爸爸要带的衣服,嘴里还在不停埋怨小胡,忽然想起了什么,来到餐厅说:“对了老黄,我可警告你啊,那个什么乒乓球赛你可不许去,你腰怎么受的伤不用我提醒你吧,再扭伤了可没人伺候你!”

“行,行,我知道,可我是领导,就算不参与比赛,去总是要去的,给同志们加加油,打打气嘛。”爸爸吃完了抹了抹嘴,站起来要走。

妈妈一脸不屑的说:“得了吧,一个打球比赛,又不是什么大事,说的好像多重要是的。”说著把已经准备好的包递给了爸爸。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的领导看的不光是工作能力,还要考察上下级的凝聚力,像这种文体赛事活动是最能体现干群关系的,真拿了第一这也算政绩。”

“得得得,我不懂这些,你也别跟我说,我就知道你别再受伤,身体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爸爸刚要出门,妈妈又火急火燎的把他叫了回来,从小药箱里拿出一个茶叶盒,打开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个个小塑胶袋,袋里装着红红绿绿的各种小药片,妈妈把它塞在爸爸的包里,提醒说:“药我都分类包好了,记得早晚各吃一小袋,到了那边尽量少抽烟,酒也少喝,实在要喝就喝我给你买的葡萄酒,放在车后备箱里了,慢点开,别弄打了。”

爸爸嗯啊答应着出了门,妈妈又一直送到车库,一路不停的嘱咐这嘱咐那,直到看着爸爸的车开出了社区才回家。

某建材批发公司的财会办公室里,焦桂萍正在加班工作,由于这是一家刚刚成立不久的私企,财务帐目繁杂凌乱,对于一名有二十年工作经验的老会计来说,专业技术勿庸置疑,但庞大的工作量实在让她头疼不已。

这是大年初六的晚上八点钟,整个公司二层办公楼里只有焦桂萍一个人在加班,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可以清楚的听见键盘敲击和翻阅帐本的声音,实际上在大年初三公司还没有结束年假的时候,焦桂萍就已经提前开始她的工作了,她不是工作狂,她也想有更多的业余时间休息娱乐,但多年养成的职业素养和责任心,让她不得不这么做。

焦桂萍刚来到这家公司不久,之前在一家国有企业任财务室主任,手下有出纳小张,是该企业领导的外甥女,还有一个会计小赵,作为焦桂萍的副手也有十多年的工作经验了,为人比较随和,甚至有些软弱,2016年国企重组整改,即没有后台,又资历相对较浅的小赵无疑成为了精简的对象,这让家庭本不富裕,且丈夫身体不好的小赵如同遭受晴天霹雳,那一段日子没少在焦桂萍面前哭鼻子。

焦桂萍心慈面软,还有几分女人难得的仗义劲,是企业里出了名的大姐大,思虑再三之后,主动向领导提出病退,这让小赵感激涕零,不但保住了小赵的饭碗,更意味着她有机会晋升主任的职位,这种做法或许不够正直,但对小赵来说这就是莫大的恩情,足以挽救一个家庭。

在国企工作是门学问,焦桂萍工作了二十年,对此中门道可谓驾清就熟,经过一番运作之后,在原有退休金基准不变的基础上,还得到了一笔较为可观的赔偿金,在经济上倒没有损失什么,此中门道勿须明言,多年面对数目字的工作让焦桂萍身心疲惫,本想着提早退休享受生活,可在旅了一次游之后就觉得退休生活也不过如此,其实她离正常的退休年龄还有好几年,加上身体不错,正是当干之年,赋闲半年后终于忍受不了空虚无聊的日子,在新成立的这家公司谋了一份会计的工作。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要不是肚子饿了,焦桂萍还真没察觉已经工作到这么晚了,她毕竟是个女人,面对这空荡荡的办公室,心里不禁有些害怕,看看表已经八点半了,急忙收拾起帐本和笔记型电脑,想趁著街上还能叫到车,把工作拿回家去做。

走在走廓里,高跟鞋的声音格外响,此时的她心里除了害怕,同时还生出了一丝小埋怨,结婚快二十年了,老公对自己早已没有了那份温存体贴,明知自己这么晚还在加班,为什么就不能开车来接一下,甚至送点晚餐来呢,自己老婆饿著肚子工作他也不闻不问,连个电话都不打。

可是这个念头转瞬即逝,老公身为一名公职人员,一年前得到升迁,到外地赴任从事一个部门的领导工作,平时难得回家一次,就让他在家好好陪陪儿子吧。

焦桂萍抱着帐本和笔记型电脑在冬天的大街上等了十几分钟才叫到车,身上的羽绒服虽然厚实,却也抵挡不住正月的寒风,这时又是年节期间,真的很难叫到出租车,刚一上车出租司机就问:大姐上哪?

焦桂萍一愣,看了一眼那司机,约莫快六十岁了吧,竟然叫她大姐,心想着自己才四十多岁,平时照顾家庭又要忙工作,疏于打理外表,眼角已经出现了几道浅浅的鱼尾纹,身材也因为工作性质缺乏锻炼而微胖,甚至有了小肚腩,穿着也不很讲究,可再怎么差劲也不至于让一个六十岁的人称呼大姐吧?工作的压力让她有些心烦意乱,可是涵养在那摆着,不至于为了一句无心的话和一个陌生人起口角,只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解下包在头上脸上的围巾,说:东华佳苑社区,麻烦快点,谢谢。

我叫黄朗,就读于第六中学,焦桂萍是我的母亲,自从爸爸升迁到外地工作以后,跟我们娘俩一直是聚少离多,这次年假休息七天,明天他又要到外地去工作了,说起来两地也只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可爸爸工作忙应筹也多,偏偏妈妈又找了一份会计的工作,两头都忙,一家人难得聚首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我正在和爸爸并肩坐在沙发上看着乒乓球比赛的节目,中国对瑞典,其实我对乒乓球倒不感兴趣,无非陪着爸爸高兴而已,我们一边嗑著瓜子,一边聊天,说著都是他的工作,我的学习,好在我的功课还过得去,要不然爸爸更要怪罪妈妈没照顾好我了。

我们的话题转到了妈妈身上,说:你妈成天都忙什么啊?这么晚了还不回来,这大过年的加哪门子班,瞎积极。

爸爸的话虽不好听,可也难怪,他是比较传统的男人,多少有些大男子主义,我们的家庭环境在当地来说属于中上等,妈妈不用工作也完全不用为生活发愁,在爸爸的想法里妈妈就应该相夫教子,把我照顾好才是重点,女人的工作只不过是锦上添花,可有可无。

“我妈在家呆著那半年整个人都消极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么要强的人,让她甘心在家当家庭妇女,还不如让她坐牢呢。”

“别胡说八道的,大过年的说什么坐牢!”

爸爸身为公职人员,见过了太多违纪违法的案例,对这些字眼最是忌讳了,可他还是对我的话表示赞同:你妈年轻的时候就爱出风头,过去单位里有什么活动她都冲在前头,属穆桂英的,阵阵落不下。

我嘿嘿一笑,问:听说我妈还跳过舞呢?

爸爸把手里的瓜子皮往桌上一扔,随手点了根烟,一边抽一边说:可不是吗,我们年轻那会都兴跳舞,什么三步四步的,我是跳不好,可也爱跟着凑热闹,我和你妈就是在单位组织的一次联谊舞会上认识的,当时她不像现在水桶腰,小腰就那么一小点,用现在的话说就是A4腰,我记得当时大家都很拘束,工会徐主席提议请出一位上去给大家先跳支舞,炒一炒气氛,大家谁都不好意思上去,老徐刚要点将,你妈妈就主动从人群里跳出来了,当时她穿了一条红裙子,白上衣还是网袖的,在那个年代来讲可是够前卫的,别说市场上买不到那样的衣服,就算买到了也没人敢穿,后来我才知道那件上衣是她自己改的。

“哇,我妈手够巧的。”听到这我不禁想像当时的妈妈是什么样子,肯定走到哪都是人群中的焦点人物。

爸爸接着说:你妈年轻时候不但会穿敢穿,而且舞跳的也好,就像当时有个舞蹈家叫杨丽萍的,跳的那叫孔雀舞,也不知道她是跟谁学的。

我嘻嘻一笑:然后你就被我妈迷住了?开始追她了?

爸爸嘿嘿一笑,弹了弹烟灰,说:这话说起来还有个小插曲呢。

我兴奋的问:什么小插曲,是不是有人跟你竞争?

“那倒没有,当时我看这小姑娘舞跳的不错,人长的好看,追她的人肯定不少,你爸我那时候就是个普通小科员,哪敢指望能找到那么好的姑娘啊,压根就没敢动那个心思。”

听到这里我似乎找到了一些端倪,虽然我爸现在是领导,平时对妈妈也爱耍点大男子主义,但终究还是不敢太违拗妈妈的意愿,就拿工作的事情来说,妈妈坚持要二次就业,爸爸愣上没拦住,原来在年轻的时候就打下基础了,觉得自己配不上妈妈,现在虽然身份上来了,但年轻时候留下的心里阴影还是扫不干净啊,终究惧著妈妈三分,哈哈。

在我一再的催问下,爸爸继续讲他们相识相恋的故事:当时我们在舞场上围成一圈,欣赏她跳舞,就在一支舞快要跳完的时候,她提着裙子的一角在场上开始旋转起来,那舞姿真像只美丽的孔雀,可是转着转着不知怎么的就摔了一跤。

我吃了一惊,问:“怎么?没受伤吧?”

“没有,你妈正好倒在我身边,让我给抱住了。”说到这,平时大气十足的爸爸竟然略微有些腼腆了,哈哈,看来妈妈当时的风采真是彻底征服了老爸,到现在回想起来还回味无穷呢。

我和爸爸说笑了一阵,看看表已经九点多了,妈妈还没回来,我俩都有些担心,爸爸拿起手机拔通了妈妈的电话,一边把手里的烟头丢在烟灰缸里,吩咐我说:“去,把烟灰倒马桶里冲掉,别让你妈看见,再开开门换换空气。”

我接过烟灰缸走进卫生间,拿起抽剩下的烟头狠吸了一口,才丢进马桶里,平时爸妈不在的时候,我也会偶尔吸一根过过瘾,在学校里也有一群狐朋狗友经常躲在厕所里吞云吐雾,我可不是什么乖孩子,这几天在家被爸爸盯的死死的,还真有点犯烟瘾。

没等妈妈接起电话,我们已经听到楼道里响起了她的手机铃声,妈妈见上爸爸打来的,已经到了家门口自然就没有接,开了门正瞧见我端著烟灰缸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还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二话没说,先指著爸爸数落一番:“告诉你什么了,不许在家里抽烟,要抽出去上走廊抽去,这屋里让你弄的一股味,还能不能呆人了?”

爸爸也不肯示弱,说:“怎么不能呆了,我俩不是在家呆着呢吗?”

妈妈在门口换著鞋,不理他,转而训斥我:“告诉你在家看着你爸,不让他抽烟,你就这么看着的?还帮他销毁证据!”

我不敢招惹她,伸了下舌头,把烟灰缸放在桌上就回房间了。

妈妈脱下臃肿的羽绒大衣,径直走向卧室换了睡衣,然后到卫生间去洗漱,刚一走进去就气的哇哇大叫:“你们在家都干什么了,脏衣服放在篮子里一天了也不知道扔洗衣机里洗洗,什么都指着我,我这一天累的半死,回来还得给你们洗衣服。”

原来是我们爷俩换下来的衣服和臭袜子,还在篮子里放著,让本来就心烦气躁的妈妈找到了一个情绪点,彻底发泄爆发了。

听着妈妈一边嚷嚷,一边拿出篮子里的脏衣服,狠狠的往洗衣机里扔去,我只能做缩头乌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她的眉头,这叫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爸爸开始还不吱声,后来是听着听着听烦了,勾起无明业火,回敬了一句:“又不是我叫你那么晚回来的,放著好好的轻闲日子不过,非要自己找罪受,你那个破工作能赚几个钱,儿子眼看要考高中,你在家辅导辅导他功课不比什么都强么,到时候他考不上重点我看你怎么说。”

妈妈一听这话更急了,直接来到客厅,怒视著爸爸,说:“我辅导他?你平时不在家,家里外头什么事不是我干,就你知道干工作,凭什么让我在家当家庭妇女,你怕儿子上不好学,那你怎么不带到你那边去给他找个好学校,你辅导他学习,我倒要看看能比现在强多少。”

爸爸见妈妈真的动怒了,反而不说话了,哼了一声,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妈妈,手上摇控器不停换著台,掩饰著此时的尴尬。

妈妈并没有因为爸爸的沉默停止唠叨,反而更加生气:“这么多年伺候你们爷俩我容易吗?家里事你从来不管,连煤汽罐都是我找人换,灯坏了都是我修,这都是女人该干的活吗?我年轻时候哪个小姐妹不羡慕我,自从跟了你再有了孩子,我算倒了霉了,你看看我那些姐妹哪个过的不比我滋润,再看看我都老成什么样了。”

妈妈一边说一边用手按著自己的鱼尾纹,比划给爸爸看,接着说:“你还让我在家呆著,真想把我绑在家里给你们当牛做马,当保姆使唤啊?以后我的事你少管!”

爸爸辩解说:“我让你在家不就是让你享清福吗?你想美容健身都行,谁又没拦着你,你不是喜欢跳舞吗,把那破工作辞了,报个舞蹈班,我支持你跳舞。”

妈妈一撇嘴,哼了一声:“得了吧,说的好听,去年我在社区活动室里跟大伙跳探戈你都不让,还舞蹈班呢,我跳舞去你在家干家务活啊?说的轻巧!”

“你跟那帮老头老太太能跳出什么好来,还有那个老王。”

“住口!”爸爸一提老王,妈妈立即就火了,瞪着眼睛说:“你有完没完了?我们不就跳过两回舞吗?你怎么没完没了的提这事,挺大个男人连点气量都没有。”

爸爸还要再说什么,妈妈干脆就不听了,胡乱挥了挥手,阻止了爸爸的话头,气哼哼的进卫生间里洗衣服去了。

这两口子一晚上再也没说过一句话,妈妈洗完了衣服,擦了遍地已经十点多了,也不理爸爸自己回房间睡觉去了,而爸爸就在客厅看电视看到很晚,也不知什么才溜回房间,在床上搭了个边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都还没起床,爸爸突然说要回单位,妈妈诧异说:“你不是说明天走吗?怎么改今天了,也不早点告诉我,还什么都没给你准备呢。”

爸爸说:“我们那边工会组织各机关单位派人参加迎新春乒乓球赛,小胡这几天在家喝酒都喝懵了,昨天晚上才想起来把档发给我,我得提前回去安排一下。”

妈妈边穿衣服边说:“新春都过去了,还迎什么新春啊,真是的,我早说过小胡那个人不靠谱,你就是不听,还拿他当心腹呢,上回来咱家送东西那眼睛就贼溜溜的,四处乱扫,一看就不稳重老成,不是当秘书的料。”

妈妈说著已经穿好了衣服,到厨房给爸爸准备早餐去了,虽然时间紧了些,但好在手脚麻利,还是煮了一碗面条,又现做了两个小拌菜,虽不丰盛却也可口。

爸爸匆匆洗了一把脸,开始吃早饭,妈妈没有陪着一起吃,而是忙着收拾爸爸要带的衣服,嘴里还在不停埋怨小胡,忽然想起了什么,来到餐厅说:“对了老黄,我可警告你啊,那个什么乒乓球赛你可不许去,你腰怎么受的伤不用我提醒你吧,再扭伤了可没人伺候你!”

“行,行,我知道,可我是领导,就算不参与比赛,去总是要去的,给同志们加加油,打打气嘛。”爸爸吃完了抹了抹嘴,站起来要走。

妈妈一脸不屑的说:“得了吧,一个打球比赛,又不是什么大事,说的好像多重要是的。”说著把已经准备好的包递给了爸爸。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的领导看的不光是工作能力,还要考察上下级的凝聚力,像这种文体赛事活动是最能体现干群关系的,真拿了第一这也算政绩。”

“得得得,我不懂这些,你也别跟我说,我就知道你别再受伤,身体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爸爸刚要出门,妈妈又火急火燎的把他叫了回来,从小药箱里拿出一个茶叶盒,打开盒子里面装的都是一个个小塑胶袋,袋里装着红红绿绿的各种小药片,妈妈把它塞在爸爸的包里,提醒说:“药我都分类包好了,记得早晚各吃一小袋,到了那边尽量少抽烟,酒也少喝,实在要喝就喝我给你买的葡萄酒,放在车后备箱里了,慢点开,别弄打了。”

爸爸嗯啊答应着出了门,妈妈又一直送到车库,一路不停的嘱咐这嘱咐那,直到看着爸爸的车开出了社区才回家。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