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我與二奶的性愊事
我與二奶的性愊事
广告

“砰!∼∼∼呜∼∼∼∼∼∼”汽车关门和开动的声音把正在梦中和周公聊天的我叫醒,我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拿起被子裹在身上后就向阳台跑去。

现在已经有八点多了,太阳光从透过窗子照在我身上。虽然有阳光,但是现在是冬天,窗户上还是有很多的霜。我把窗子打开一道缝,然后向隔壁的阳台望去。隔壁的阳台果然就像往常一样,正对着我这里的窗子打开着,而她正站在阳台上望着楼下的汽车一脸的冷漠,她好像不怕冷的样子,只穿一件黄色的睡衣。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站了一会双手摩擦了一下胳膊就返回房间了。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在五分钟内完成了穿衣服、洗脸、刷牙、梳头以及叠被子等一系列高难度的工作,然后我来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当我听到有关门的声音后我立刻推门走了出来。

“赵姐,早啊。”我说著打了个呵欠,那样子就像我昨天晚上工作到深夜一样,其实我是很晚才睡,不过不是工作,是在上网。

“呵呵,都八点多了。”她笑着说,看着她的笑容我就感觉好像掉进了温泉一样,全身都说不出的舒服。

“是啊,吃早饭去吗?”我问。

“嗯,你吃了吗?没吃我请客。”她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心里却是激动异常。

我们一边说笑,一边走到楼下的小吃部吃东西,当吃完后我们都是主动的付帐,最后还是我抢先一步。

“又是你请了,下次不许和我抢了,不然姐姐不理你了。”她装着生气的样子说。

“呵呵,好吧。”我笑着说。

我叫胡凯,大学毕业后感觉做什么工作都没意思,就在社会上游荡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有有一点文学才能,被一个盗版书商人看中,于是就开始了作为网络写手的生涯。我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在家里写东西,然后把写好的东西通过e-mail交给那书商,后来我又扩大了业务,同时接了几个书商的定单,一个月也有几千的收入,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家里的老房子,父母因为在外地做生意所以就在外地买了房子,这个房子本来是要卖掉的,但是后来隔壁家搬来了她之后我就把它留了下来。

她姓赵,叫什么我一直不知道,因为是邻居所以总会有点交往。她给我的印象就是很活泼开朗,几次见面后大家就熟悉了,因为她比我大三岁于是我就认她做姐姐。但是后来我经过多方面的打听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我家隔壁的房子是被一个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买下的,而她就是那个企业家的老板包的二奶。开始那几天我经常可以看到那个所谓的成功企业家开着他的奔驰来这里,但是后来他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一个月最多来上两回,半年后的今天他是两个月来上一回。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赵姐十分的讨厌,做二奶的女人大多是为了钱,虽然说爱情是不分年龄的,但是我实在不相信她这样的女人会心甘情愿的和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而且有狐臭的有可能晚上睡觉打呼噜磨牙,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放屁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所以我认为她也是为了钱。可是后来我发现她经常一个人在阳台上哭,她本来长得就很温柔,现在一哭更加让人怜惜,这和她平时给人的开朗活泼的印象是完全相反的。

到了后来我就发现我已经喜欢上她了,而经过几个月的摸索我找到了她生活的规律。平时是早上七点半左右起床,她起床后回去倒昨天的垃圾,然后回房间打开冲着我阳台的窗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八点多左右吃饭,她会出去吃。吃完早饭后她回收拾房间,然后出去走走,在回来看电视,中午自己吃饭,午饭后她回睡上一个小时左右,下午会起来洗澡,然后是上网。晚饭在七点准时。饭后在上网到九点,然后就上一看电视一个小时后睡觉。

如果她的男人来的话,她早上会起的晚一点,然后站在阳台上目送男人的离去。这些资料是我用尽各种方法才知道的,半年多她的习惯没有改变,因为是别人的二奶,所以根本就不会为钱发愁。

“你现在去哪?”走出小吃店后她问。

“我要去银行把这个月的生活费取出来,你呢?”我问。

“我当然是回家去了,收拾一下房间。”她说。

“好吧,那再见了。”我说著冲她摆了摆手。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楼里走去。

我也转身向大街上走去,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去银行而是去面包房取我定作好的蛋糕,同时又在花店里买了一束玫瑰花。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

知道她的生日完全是一个巧合,一次我们也是在一起吃东西,她付帐的时候身份证从钱包里掉了出来,我捡了起来然后迅速的看了一眼,把她的公历生日记了下来。在后来聊天的时候我知道她过生日都是过阴历生日,就这样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万年历,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提前订好了蛋糕。我想她男人昨天晚上回来大概也是因为她要过生日吧。

我拿着蛋糕和鲜花回到家里,然后打开电脑把昨天的构思写成了小说,至于写的是什么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因为满脑子想的是她的事情。我决定晚上去给她庆祝生日,从我们这一段时间的关系来看晚上至少能和她来一个二人晚餐。

夜晚姗姗来迟,我找出了一套自认为很体面的衣服穿上,然后左手拿着鲜花右手拿着蛋糕走到她家门前。

“叮冬∼∼”我按响了门铃。

“谁啊?”她在里面问。

“是我啊,赵姐。”我回答道,心里却是跳个不停。

门开了,她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小凯啊?有事吗?”

“生日快乐∼姐∼∼”我说著把花递了过去。

“啊?你怎么知道是我生日?”她惊奇的问,同时伸手把花接了过来。

“秘密。”我说。

“快进来∼∼”她说著把我拉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我走到她的客厅一看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客厅里只放了一张大床和两个单人沙发。在角落里放著一个柜子,上面是电视机,旁边还有一台电脑,电脑旁边放著一个花瓶,里面是放著一束百合花。她拿着我的花走了过去,把百合从瓶子里拿了出来放在一边把红玫瑰插了进去,然后闻了一下。

“小凯,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她说著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那天从你身份证上看到的,你说你只过阴历的生日,于是我就想到是今天了。”我说。

“谢谢。”她说,我发现她眼眶里好像有泪水在转动,“哦,等一下,我去炒菜,今天就在这吃吧。”说完她向厨房走去。

“姐,不用太麻烦了。”我说,但是心里却巴不得她多做几个菜。

很快菜就弄好了,她把桌子般到了客厅里然后又拿过两个椅子,我发现桌子上还有一瓶酒,酒瓶是写着“金绵竹”三个字。

她把菜都端了上来,然后坐在我对面。

“姐,不用太麻烦,随便点就好了。”我说。

“呵呵,那怎么可以啊,我要谢谢你能来帮姐过生日。”她说着便把酒瓶打开,先给我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酒的味道很香,我举起杯子,“姐∼∼生日快乐,先干这杯。”我说。

她也举起杯子,“谢谢。”

说完我们把杯里的酒都喝了进去。

“咳∼∼咳∼∼”这酒闻着香,喝着就不是味道了,我咳嗽了几声。

“哈哈,小凯你酒量不行啊。”她说著给我夹了点菜在碗里。

我的酒量虽然不行,但是劝酒的本领还是可以的。怎么说我也是个写文的,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我故意说了很多好笑的话,她在大笑的同时我就趁机给她倒酒。所谓酒后吐真言,我想知道她对我的态度如何。

她的酒量果然不小,眼看这半瓶白酒都下去了,她还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脸有点红而已,但是却给她增添了一份特殊的妩媚。而我因为喝了小杯的白酒已经有点头晕了。

“啪!”正在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她的杯子忽然掉在地上。

“哈哈哈哈∼∼∼杯子破了∼∼∼”她笑着上,一看这我就知道她是醉了。

“姐!你没事吧。”我说。

“呵呵,姐姐真笨啊∼∼”她说著站了起来,然后把椅子拉到我的旁边,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拉住我的手,“小凯啊∼∼你∼∼你有女朋友了吗?”她的舌头都伸不直了。

“还没呢∼∼没∼没人喜欢我啊∼”我说。

“不用着急∼小凯你∼你长的帅,一定一定可以找个又善良又漂亮的。”

“我∼∼我要找和姐姐一样漂亮的。”我说。

“呵呵,你真∼真会说。可惜∼姐姐命不好啊。”说着她忽然趴在我腿上哭了起来,看来酒精这东西的威力真是不容小看啊,居然让一个女人说变就变。

“姐姐∼怎么了?”我摸着她光滑的头发说。

她哭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哎∼∼姐姐现在最恨的就是这张脸,告诉你吧,小凯∼∼姐∼∼姐现在是给人做小的,还∼∼还不是因为这张脸。”

她说完又趴在我身上哭了,不过这次不是趴在我腿上而是在我的肩膀。

她的鼻息喷在我的脖子上,热乎乎的,我慢慢的抬起手来想要抱住她的腰,但是我又有点害怕,就在我踌躇的时候她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腰上,然后双手抱着我的腰继续在我的肩膀上抽泣。

“姐姐,不管你的脸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的。”我说。

“什么?”她听到我的话后立刻抬起头来望着我,眼角还挂著泪珠。

“我说……我……我喜欢姐姐你啊。”我鼓起勇气说。

她看着我的脸,“那以后我要是变成丑八怪呢?”

“我一样会喜欢你啊。”我说出了豪言壮语。

“谢谢你∼∼∼”她说,眼泪又流了出来。

所谓酒壮雄人胆,我喝了点酒后胆子都大了,于是我慢慢的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她的眼泪顺着脸一直烫到红唇上,看上去让人更加的怜爱。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注视着我的每一步动作。

到了现在我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于是慢慢的低下头,然后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其实只是用舌头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嘴唇而已。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没有想过的,就在我舌头即将回到口腔的瞬间,她的舌头却紧随而至伸到我的口里。

我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我们的舌头用力的在一起交织摩擦著,一股股唾液带着一丝酒精的味道不断涌入我口中。

赵姐的手在我的后背上不住的抚摸著,我的手则很正经的搂着她的腰。

我们的嘴唇互相吮吸了半天,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我用舌头将连在我们唇间的唾液丝线舔断。

虽然只是接吻,但是我的心已经跳个不停了,再加上刚才喝了一点酒,我现在感觉身体就要炸开一样,脸烫的可以烧开水了。

她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把上衣脱掉。因为房间里的暖气烧得很热,所以她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很容易就脱了下来。毛衣里面是一件半透明的内衣,透过内衣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她两个葡萄般的乳头。

我看的嘴唇发干,她笑着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我可以感觉到她乳头上的温度。我轻轻的揉弄几下后阴茎就传来了警告。

我不等她脱下裤子,就把她拉到我身上,然后我用力的扯下她的内衣。

“呵呵,你怎么这么着急。”她笑着说,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嘴里依然有很浓的酒味。

我吮吸着她充实、饱满、圆润的乳头,她的乳头在我的口中就好像一个刚才冰箱里拿出的葡萄一样,清凉中带着甜味。我越吮吸越有味道。

“嗯∼∼∼”在我的大力吮吸下她发出了令我心动的呻吟声,她的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中,就好像一个母亲在抚摸正她的孩子一样。

我的舌头同她的乳头充分的接触,无数次摩擦后我吐出了口中的乳头,然后在把头埋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呼吸着她的味道。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混合著酒味以及轻微的口气飘入我的大脑中,我的欲望之火几乎要将我焚毁了。

她的手在我的头和背之间来回的抚摩著,我的手则伸到她的裤子中不断的深入,直到我遇到一从柔软的体毛为止。

“嗯∼∼∼”在呻吟声中,她慢慢的分开双腿让我的手指能更加的深入。

酒精让我的身体发热,同时也包括我的手指,所以我摸到她的双腿之间后感到的是一分惬意的清凉以及丝丝的顺滑。

两片又湿又滑的嫩肉将我的手指包围,那柔软的的阴道口又不断产生吸力,把我的手指吸到她的深处。

面对着如此的刺激我已经受不了了,我猛的站起来,然后把她抱起放倒在客厅的大床上。

当我们一起倒在床上的时候,她立刻疯狂的撕扯着我身上的衣服,很快我们就赤裸相见了。我把她压在我的身下,我的舌头则在她的身上四处的游走。此时我感觉到我的大脑已经情醒了少许。

当我来到她的双腿之间的时候,我闻到的是强烈的味道,这味道让我更加的清醒,我忽然发现桌子上有蒜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用手拿了一些涂抹在她的阴部。

看着蒜泥从她的阴唇之间流下的样子我几乎要发疯了,这时候我忽然闻到了一阵阵奇异的香味,这味道是从她的阴部发出的,真是奇怪,怎么刚才还是强烈的生理味道现在却变成了这种异香呢,我爬在她的双腿之间,一边用手在她的阴道内轻轻的搅动一边呼吸这香气。

这时候她掉转身体,然后张口将我坚硬的龟头含在口中,用她清凉无比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面不断的摩擦著,那种细腻的顺滑的感觉,让我几乎射在她的口中。

我双手按住她的头,腰轻轻的晃动,阴茎不断进出她红润的嘴唇之间。

“嗯∼∼∼哦∼∼∼∼”她在嘴被我的阴茎塞满了,所以只能从鼻子发出声音,就是这样含糊不清的声音却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她的双手抱着我的臀,两腮一动动的时而用力的吮吸,时而用力的吹。

“波∼”她将阴茎吐了出来,然后用左手轻轻的套弄著。

她脸上的潮红也已经褪去不少,看来她已经清醒了。

我看着她的面带微笑的脸,心里是说不出的快乐。

这时候,她忽然也从桌子上的碗里抓过一把蒜泥涂抹在我的阴茎上,凉丝丝的很舒服。

我把她压在身下,然后用双腿分开她的双腿。我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部轻轻的摩擦,蒜泥在我们的中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摩擦了片刻后我把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中,龟头上的蒜泥也跟着冲了进去。

“滋∼∼滋∼∼∼”阴茎一进入后就如鱼得水般的运动起来。

“啊∼∼∼啊∼∼∼啊∼∼∼”她的声音立刻增大了不少。

为了防止被别人听到,我立刻俯下身体用我的嘴唇将她的舌头塞住,她的舌头立刻在我的嘴里搅动起来,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舌头。真想就这样永远的和她在一起。

她的双腿缠在我的腰上,随着我的抽插而不断的起伏。我的手伸到我们身体之间玩弄着她被我压扁的乳头。

龟头不断的在她的阴道内运动着,才冲破了一层层的阻挡却又被更多的嫩肉包围。

我在她身上才抽动了一会,就感觉到了阵阵的倦意,她也一样,刚才还是努力的配合我,现在只是声音上配合而已。我决定加快进度,于是更加的用力了。

想到这里身随心动,阴茎抽插的更加激烈了。

在我的强大的攻势下,她受不了了,阴道在经过几次收缩之后她就不动了,我也在猛烈的抽插几下后将充满激情的精液射到了她的阴道中。

射精后我从她的身上滚了下来,然后躺在她的腿上,用手抚摩着她已经模糊一片的阴部。我们的混合液体夹杂着蒜泥从她的阴道中流了下来。

此时我才感觉到酒精的真正作用,我都没来得及体验激情带来的感觉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当我一睁开眼睛,我看见的是她毛茸茸的阴部,以及沾著蒜泥的两片嫩肉,此时阴茎上传来的是阵阵的潮湿感觉,原来她正在用舌头在清理我龟头上的东西。

呼吸着她温暖而又带有异香的味道,我的阴茎再次有了感觉,我猛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没有给她说什么的机会就疯狂的插入了她的阴道。

一阵激情过后她躺在我的怀里,手摸着我的乳头。

“小凯,哪天姐姐变丑了你还会喜欢姐姐吗?”她依然是问著类似的问题。

“会的,姐姐。”我说著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在她家里呆了一会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进门我就躺在了床上,昨天发生的一切还在我的大脑中徘徊,但是此时我又有点担心,她以后会怎么做?继续跟着那个男人,还是什么。

当天晚上,当我再去她家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不知道上哪去了。这也在我意料之中,难道我们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吗?

回到自己家中我继续写自己的文章。

她不在我的身边,但是我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就这样过了十几天,直到她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此时的她已经和往日的她不同了,衣服没有变,变的是脸,她洁白的脸上多出了一道伤疤,一道很长很大的伤疤,从她的眼下一直到她的嘴边。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躺在我怀里的她。

“我要离开他,就这么简单。”她看着我的眼睛说。

“那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办法呢?”我问。

“他喜欢漂亮的脸蛋,我家里又欠了他一大笔的钱,现在什么都还清了。就这么简单。”她轻松的说,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那……那他现在……?”我问。

“我已经和她没关系了,那你以后会不会养我呢?”她摸着我的脸问。

“当然会了。”我也特别轻松的说。

她笑了,笑的那样的灿烂。

“砰!∼∼∼呜∼∼∼∼∼∼”汽车关门和开动的声音把正在梦中和周公聊天的我叫醒,我立刻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拿起被子裹在身上后就向阳台跑去。

现在已经有八点多了,太阳光从透过窗子照在我身上。虽然有阳光,但是现在是冬天,窗户上还是有很多的霜。我把窗子打开一道缝,然后向隔壁的阳台望去。隔壁的阳台果然就像往常一样,正对着我这里的窗子打开着,而她正站在阳台上望着楼下的汽车一脸的冷漠,她好像不怕冷的样子,只穿一件黄色的睡衣。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她站了一会双手摩擦了一下胳膊就返回房间了。我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在五分钟内完成了穿衣服、洗脸、刷牙、梳头以及叠被子等一系列高难度的工作,然后我来到门口把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当我听到有关门的声音后我立刻推门走了出来。

“赵姐,早啊。”我说著打了个呵欠,那样子就像我昨天晚上工作到深夜一样,其实我是很晚才睡,不过不是工作,是在上网。

“呵呵,都八点多了。”她笑着说,看着她的笑容我就感觉好像掉进了温泉一样,全身都说不出的舒服。

“是啊,吃早饭去吗?”我问。

“嗯,你吃了吗?没吃我请客。”她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心里却是激动异常。

我们一边说笑,一边走到楼下的小吃部吃东西,当吃完后我们都是主动的付帐,最后还是我抢先一步。

“又是你请了,下次不许和我抢了,不然姐姐不理你了。”她装着生气的样子说。

“呵呵,好吧。”我笑着说。

我叫胡凯,大学毕业后感觉做什么工作都没意思,就在社会上游荡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有有一点文学才能,被一个盗版书商人看中,于是就开始了作为网络写手的生涯。我每天要做的工作就是在家里写东西,然后把写好的东西通过e-mail交给那书商,后来我又扩大了业务,同时接了几个书商的定单,一个月也有几千的收入,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我现在住的地方是家里的老房子,父母因为在外地做生意所以就在外地买了房子,这个房子本来是要卖掉的,但是后来隔壁家搬来了她之后我就把它留了下来。

她姓赵,叫什么我一直不知道,因为是邻居所以总会有点交往。她给我的印象就是很活泼开朗,几次见面后大家就熟悉了,因为她比我大三岁于是我就认她做姐姐。但是后来我经过多方面的打听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我家隔壁的房子是被一个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买下的,而她就是那个企业家的老板包的二奶。开始那几天我经常可以看到那个所谓的成功企业家开着他的奔驰来这里,但是后来他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一个月最多来上两回,半年后的今天他是两个月来上一回。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对赵姐十分的讨厌,做二奶的女人大多是为了钱,虽然说爱情是不分年龄的,但是我实在不相信她这样的女人会心甘情愿的和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爸爸的,而且有狐臭的有可能晚上睡觉打呼噜磨牙,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放屁的男人生活在一起,所以我认为她也是为了钱。可是后来我发现她经常一个人在阳台上哭,她本来长得就很温柔,现在一哭更加让人怜惜,这和她平时给人的开朗活泼的印象是完全相反的。

到了后来我就发现我已经喜欢上她了,而经过几个月的摸索我找到了她生活的规律。平时是早上七点半左右起床,她起床后回去倒昨天的垃圾,然后回房间打开冲着我阳台的窗子,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八点多左右吃饭,她会出去吃。吃完早饭后她回收拾房间,然后出去走走,在回来看电视,中午自己吃饭,午饭后她回睡上一个小时左右,下午会起来洗澡,然后是上网。晚饭在七点准时。饭后在上网到九点,然后就上一看电视一个小时后睡觉。

如果她的男人来的话,她早上会起的晚一点,然后站在阳台上目送男人的离去。这些资料是我用尽各种方法才知道的,半年多她的习惯没有改变,因为是别人的二奶,所以根本就不会为钱发愁。

“你现在去哪?”走出小吃店后她问。

“我要去银行把这个月的生活费取出来,你呢?”我问。

“我当然是回家去了,收拾一下房间。”她说。

“好吧,那再见了。”我说著冲她摆了摆手。

“嗯。”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向楼里走去。

我也转身向大街上走去,其实我根本就不是去银行而是去面包房取我定作好的蛋糕,同时又在花店里买了一束玫瑰花。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

知道她的生日完全是一个巧合,一次我们也是在一起吃东西,她付帐的时候身份证从钱包里掉了出来,我捡了起来然后迅速的看了一眼,把她的公历生日记了下来。在后来聊天的时候我知道她过生日都是过阴历生日,就这样我在网上查了一下万年历,知道今天是她的生日,所以我提前订好了蛋糕。我想她男人昨天晚上回来大概也是因为她要过生日吧。

我拿着蛋糕和鲜花回到家里,然后打开电脑把昨天的构思写成了小说,至于写的是什么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因为满脑子想的是她的事情。我决定晚上去给她庆祝生日,从我们这一段时间的关系来看晚上至少能和她来一个二人晚餐。

夜晚姗姗来迟,我找出了一套自认为很体面的衣服穿上,然后左手拿着鲜花右手拿着蛋糕走到她家门前。

“叮冬∼∼”我按响了门铃。

“谁啊?”她在里面问。

“是我啊,赵姐。”我回答道,心里却是跳个不停。

门开了,她穿着睡衣站在门口,“小凯啊?有事吗?”

“生日快乐∼姐∼∼”我说著把花递了过去。

“啊?你怎么知道是我生日?”她惊奇的问,同时伸手把花接了过来。

“秘密。”我说。

“快进来∼∼”她说著把我拉了进来,然后关上了门。

我走到她的客厅一看房间里的摆设很简单,客厅里只放了一张大床和两个单人沙发。在角落里放著一个柜子,上面是电视机,旁边还有一台电脑,电脑旁边放著一个花瓶,里面是放著一束百合花。她拿着我的花走了过去,把百合从瓶子里拿了出来放在一边把红玫瑰插了进去,然后闻了一下。

“小凯,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她说著拿起一件外套披在身上。

“那天从你身份证上看到的,你说你只过阴历的生日,于是我就想到是今天了。”我说。

“谢谢。”她说,我发现她眼眶里好像有泪水在转动,“哦,等一下,我去炒菜,今天就在这吃吧。”说完她向厨房走去。

“姐,不用太麻烦了。”我说,但是心里却巴不得她多做几个菜。

很快菜就弄好了,她把桌子般到了客厅里然后又拿过两个椅子,我发现桌子上还有一瓶酒,酒瓶是写着“金绵竹”三个字。

她把菜都端了上来,然后坐在我对面。

“姐,不用太麻烦,随便点就好了。”我说。

“呵呵,那怎么可以啊,我要谢谢你能来帮姐过生日。”她说着便把酒瓶打开,先给我倒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这酒的味道很香,我举起杯子,“姐∼∼生日快乐,先干这杯。”我说。

她也举起杯子,“谢谢。”

说完我们把杯里的酒都喝了进去。

“咳∼∼咳∼∼”这酒闻着香,喝着就不是味道了,我咳嗽了几声。

“哈哈,小凯你酒量不行啊。”她说著给我夹了点菜在碗里。

我的酒量虽然不行,但是劝酒的本领还是可以的。怎么说我也是个写文的,肚子里还是有点墨水的。我故意说了很多好笑的话,她在大笑的同时我就趁机给她倒酒。所谓酒后吐真言,我想知道她对我的态度如何。

她的酒量果然不小,眼看这半瓶白酒都下去了,她还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脸有点红而已,但是却给她增添了一份特殊的妩媚。而我因为喝了小杯的白酒已经有点头晕了。

“啪!”正在我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她的杯子忽然掉在地上。

“哈哈哈哈∼∼∼杯子破了∼∼∼”她笑着上,一看这我就知道她是醉了。

“姐!你没事吧。”我说。

“呵呵,姐姐真笨啊∼∼”她说著站了起来,然后把椅子拉到我的旁边,还没等我说什么她就拉住我的手,“小凯啊∼∼你∼∼你有女朋友了吗?”她的舌头都伸不直了。

“还没呢∼∼没∼没人喜欢我啊∼”我说。

“不用着急∼小凯你∼你长的帅,一定一定可以找个又善良又漂亮的。”

“我∼∼我要找和姐姐一样漂亮的。”我说。

“呵呵,你真∼真会说。可惜∼姐姐命不好啊。”说着她忽然趴在我腿上哭了起来,看来酒精这东西的威力真是不容小看啊,居然让一个女人说变就变。

“姐姐∼怎么了?”我摸着她光滑的头发说。

她哭了一会然后抬起头擦了擦眼泪,“哎∼∼姐姐现在最恨的就是这张脸,告诉你吧,小凯∼∼姐∼∼姐现在是给人做小的,还∼∼还不是因为这张脸。”

她说完又趴在我身上哭了,不过这次不是趴在我腿上而是在我的肩膀。

她的鼻息喷在我的脖子上,热乎乎的,我慢慢的抬起手来想要抱住她的腰,但是我又有点害怕,就在我踌躇的时候她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按在自己腰上,然后双手抱着我的腰继续在我的肩膀上抽泣。

“姐姐,不管你的脸是什么样子,我都会像以前那样对你好的。”我说。

“什么?”她听到我的话后立刻抬起头来望着我,眼角还挂著泪珠。

“我说……我……我喜欢姐姐你啊。”我鼓起勇气说。

她看着我的脸,“那以后我要是变成丑八怪呢?”

“我一样会喜欢你啊。”我说出了豪言壮语。

“谢谢你∼∼∼”她说,眼泪又流了出来。

所谓酒壮雄人胆,我喝了点酒后胆子都大了,于是我慢慢的用手托起她的下巴。她的眼泪顺着脸一直烫到红唇上,看上去让人更加的怜爱。她的眼睛睁的大大的看注视着我的每一步动作。

到了现在我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于是慢慢的低下头,然后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其实只是用舌头轻轻的碰了一下她的嘴唇而已。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我没有想过的,就在我舌头即将回到口腔的瞬间,她的舌头却紧随而至伸到我的口里。

我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平静下来。我们的舌头用力的在一起交织摩擦著,一股股唾液带着一丝酒精的味道不断涌入我口中。

赵姐的手在我的后背上不住的抚摸著,我的手则很正经的搂着她的腰。

我们的嘴唇互相吮吸了半天,然后慢慢的松开了。我用舌头将连在我们唇间的唾液丝线舔断。

虽然只是接吻,但是我的心已经跳个不停了,再加上刚才喝了一点酒,我现在感觉身体就要炸开一样,脸烫的可以烧开水了。

她站了起来,然后慢慢的把上衣脱掉。因为房间里的暖气烧得很热,所以她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很容易就脱了下来。毛衣里面是一件半透明的内衣,透过内衣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她两个葡萄般的乳头。

我看的嘴唇发干,她笑着抓住我的手放在了她的胸上,我可以感觉到她乳头上的温度。我轻轻的揉弄几下后阴茎就传来了警告。

我不等她脱下裤子,就把她拉到我身上,然后我用力的扯下她的内衣。

“呵呵,你怎么这么着急。”她笑着说,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但是嘴里依然有很浓的酒味。

我吮吸着她充实、饱满、圆润的乳头,她的乳头在我的口中就好像一个刚才冰箱里拿出的葡萄一样,清凉中带着甜味。我越吮吸越有味道。

“嗯∼∼∼”在我的大力吮吸下她发出了令我心动的呻吟声,她的手在我的头上抚摸中,就好像一个母亲在抚摸正她的孩子一样。

我的舌头同她的乳头充分的接触,无数次摩擦后我吐出了口中的乳头,然后在把头埋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呼吸着她的味道。一股女人身上特有的味道混合著酒味以及轻微的口气飘入我的大脑中,我的欲望之火几乎要将我焚毁了。

她的手在我的头和背之间来回的抚摩著,我的手则伸到她的裤子中不断的深入,直到我遇到一从柔软的体毛为止。

“嗯∼∼∼”在呻吟声中,她慢慢的分开双腿让我的手指能更加的深入。

酒精让我的身体发热,同时也包括我的手指,所以我摸到她的双腿之间后感到的是一分惬意的清凉以及丝丝的顺滑。

两片又湿又滑的嫩肉将我的手指包围,那柔软的的阴道口又不断产生吸力,把我的手指吸到她的深处。

面对着如此的刺激我已经受不了了,我猛的站起来,然后把她抱起放倒在客厅的大床上。

当我们一起倒在床上的时候,她立刻疯狂的撕扯着我身上的衣服,很快我们就赤裸相见了。我把她压在我的身下,我的舌头则在她的身上四处的游走。此时我感觉到我的大脑已经情醒了少许。

当我来到她的双腿之间的时候,我闻到的是强烈的味道,这味道让我更加的清醒,我忽然发现桌子上有蒜泥,也不知道怎么的我用手拿了一些涂抹在她的阴部。

看着蒜泥从她的阴唇之间流下的样子我几乎要发疯了,这时候我忽然闻到了一阵阵奇异的香味,这味道是从她的阴部发出的,真是奇怪,怎么刚才还是强烈的生理味道现在却变成了这种异香呢,我爬在她的双腿之间,一边用手在她的阴道内轻轻的搅动一边呼吸这香气。

这时候她掉转身体,然后张口将我坚硬的龟头含在口中,用她清凉无比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面不断的摩擦著,那种细腻的顺滑的感觉,让我几乎射在她的口中。

我双手按住她的头,腰轻轻的晃动,阴茎不断进出她红润的嘴唇之间。

“嗯∼∼∼哦∼∼∼∼”她在嘴被我的阴茎塞满了,所以只能从鼻子发出声音,就是这样含糊不清的声音却让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她的双手抱着我的臀,两腮一动动的时而用力的吮吸,时而用力的吹。

“波∼”她将阴茎吐了出来,然后用左手轻轻的套弄著。

她脸上的潮红也已经褪去不少,看来她已经清醒了。

我看着她的面带微笑的脸,心里是说不出的快乐。

这时候,她忽然也从桌子上的碗里抓过一把蒜泥涂抹在我的阴茎上,凉丝丝的很舒服。

我把她压在身下,然后用双腿分开她的双腿。我的阴茎顶在她的阴部轻轻的摩擦,蒜泥在我们的中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

摩擦了片刻后我把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中,龟头上的蒜泥也跟着冲了进去。

“滋∼∼滋∼∼∼”阴茎一进入后就如鱼得水般的运动起来。

“啊∼∼∼啊∼∼∼啊∼∼∼”她的声音立刻增大了不少。

为了防止被别人听到,我立刻俯下身体用我的嘴唇将她的舌头塞住,她的舌头立刻在我的嘴里搅动起来,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的舌头。真想就这样永远的和她在一起。

她的双腿缠在我的腰上,随着我的抽插而不断的起伏。我的手伸到我们身体之间玩弄着她被我压扁的乳头。

龟头不断的在她的阴道内运动着,才冲破了一层层的阻挡却又被更多的嫩肉包围。

我在她身上才抽动了一会,就感觉到了阵阵的倦意,她也一样,刚才还是努力的配合我,现在只是声音上配合而已。我决定加快进度,于是更加的用力了。

想到这里身随心动,阴茎抽插的更加激烈了。

在我的强大的攻势下,她受不了了,阴道在经过几次收缩之后她就不动了,我也在猛烈的抽插几下后将充满激情的精液射到了她的阴道中。

射精后我从她的身上滚了下来,然后躺在她的腿上,用手抚摩着她已经模糊一片的阴部。我们的混合液体夹杂着蒜泥从她的阴道中流了下来。

此时我才感觉到酒精的真正作用,我都没来得及体验激情带来的感觉就已经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当我一睁开眼睛,我看见的是她毛茸茸的阴部,以及沾著蒜泥的两片嫩肉,此时阴茎上传来的是阵阵的潮湿感觉,原来她正在用舌头在清理我龟头上的东西。

呼吸着她温暖而又带有异香的味道,我的阴茎再次有了感觉,我猛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没有给她说什么的机会就疯狂的插入了她的阴道。

一阵激情过后她躺在我的怀里,手摸着我的乳头。

“小凯,哪天姐姐变丑了你还会喜欢姐姐吗?”她依然是问著类似的问题。

“会的,姐姐。”我说著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我在她家里呆了一会后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进门我就躺在了床上,昨天发生的一切还在我的大脑中徘徊,但是此时我又有点担心,她以后会怎么做?继续跟着那个男人,还是什么。

当天晚上,当我再去她家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不知道上哪去了。这也在我意料之中,难道我们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吗?

回到自己家中我继续写自己的文章。

她不在我的身边,但是我的日子还是要过的,就这样过了十几天,直到她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此时的她已经和往日的她不同了,衣服没有变,变的是脸,她洁白的脸上多出了一道伤疤,一道很长很大的伤疤,从她的眼下一直到她的嘴边。

“为什么会这样?”我问躺在我怀里的她。

“我要离开他,就这么简单。”她看着我的眼睛说。

“那为什么要采取这样的办法呢?”我问。

“他喜欢漂亮的脸蛋,我家里又欠了他一大笔的钱,现在什么都还清了。就这么简单。”她轻松的说,仿佛是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

“那……那他现在……?”我问。

“我已经和她没关系了,那你以后会不会养我呢?”她摸着我的脸问。

“当然会了。”我也特别轻松的说。

她笑了,笑的那样的灿烂。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