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记住最新域名:qq214.com 622hk.com 599dd.com 688ox.com 收藏以便您下次访问观看
我的故事之跆拳道馆

半个月前出差去分公司,结果被人在天台玩了个半死,还好身体素质比较好,回来休养了数天,小穴的红肿完全褪了下去。去找男朋友,他居然说我那里越来越紧,心中不禁窃喜,好好的奖励了他一番。我24岁,事业还好,拥有一张大多数女孩都羡慕的瓜子脸蛋和绝大多数女孩羡慕的身体曲线,这和运动是分不开的。周六,跆拳道馆。大雨。又是大雨,穿着白色练功服在训练场砰砰砰的练了一个下午,出了一身汗,白色练功服下的紧身运动胸衣似乎也被汗浸透了。于是拿着一杯饮料,倚在宽大的落地玻璃前,看雨景。下雨的时候诸多惆怅,看着雨幕,心中不禁回想起半月前天台噩梦般的场景,身体微微发凉,小穴似乎也渗出了些蜜汁。脸色潮红。「嗨,小丽啊。」师兄一贯的打招呼,是模仿前几年非常热播的一个广告口吻,我回头,师兄很高大,白色练功服也很合身,似乎显得不那么英俊的面容也整齐了些。「师兄,你好。」「哈哈,小丽你还是这么客气,今天下雨,看样子一时停不了,我送你回去好吗?」「不用了,谢谢你。」我对于师兄并没有太多好感,有对练的时候总是色眯眯的盯着我的胸口,虽然每次都贴了乳贴不至于凸起,但是师兄的眼光好似看穿了我没戴胸罩,如果你再帅一点,就给你沾点便宜了。雨还是那么大,玻璃窗外一片朦胧。到点了,大家向师傅鞠躬,结束了课时。大家纷纷向更衣室走去,我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我工作电话很多,手机随身携带,但是练功时又不能拿,于是放在不碍事的角落里。一人折返,大家司空见惯,也不在意。是办公室小弟打来的,啰啰嗦嗦一大堆事情,好不容易说完,居然开始闲聊,我当然不理他,却也不好意思直接挂掉,客气几句,发现又剩我一个人了。偌大的练功厅只剩我一人,对面宽大的镜子中显出我孤单窈窕的身影。我对着镜子摆poss,把基本功再练一遍,哈!哈!吐气开声,手脚利落,练功服敞开的领口下,被紧身运动胸衣裹的紧紧的乳胸显得鼓鼓囊囊的,怪不得师兄一直盯着看。反正没人,我又将领口扯开了些。哈!高踢腿,我的腿很直,踢出去也好看。怎么裆部似乎有一团湿湿的印记?我低头检视,用手一撮,果然黏黏的,是我的淫水。刚才靠在窗边看雨的时候想起了被狂肏的时候,不自禁流出的。我脸红了,骂自己,你也太淫荡了,这样都能流这么多出来。练功服的料子很柔软,我又不喜欢累赘,所以每周来练跆拳道的时候基本上是不穿内裤的,今天居然被自己坑了。师兄刚才应该大概没有看到吧,真是羞死人了。看看时间,功课结束已经一个小时了。大夥都走完了吧。这家跆拳道馆是属于私人产业,租着这么大的教室,课业结束后连教练都不能多呆的。我深呼吸,心中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我独自练功这么久,一个人也没过来,不放心又检查了一边,果然这个楼层确实没有人了。我慢慢褪下裤子,白色的练功裤是纯棉型具有弹性的料子。我的腿很好,很直,但是却不太长,小腿的弧线很好,爬山的时候男友走在后面一直在赞,大腿也很匀称,没有变胖,皮肤没有干燥,抚摸起来滑滑的。小穴也很美,阴毛不多,这样看起来没有黑黑的地方,阴毛之下便是嫩嫩的皮肤,拉扯了几下阴毛,似乎有痒痒的感觉。如果在这里手淫的话……我摇头,赶紧把这个想法驱除脑外。宽大的白色练功服下摆盖住了腿根和屁股,看了下镜子中的自己,似乎和街上那些穿着齐逼小短裙的美少女有一拼。这样就没有了走光的担心,想起在四合院看过的《楠楠的暴露》,对着镜子又摆了几个姿势,心中一荡,似乎蜜汁又流了些出来。该走了,我可不是楠楠,不能这样,如果爱上了暴露,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的更疯。我看了看裤子,湿湿的印记还在。那就不穿吧。关灯,打开门。却突然撞到了一个魁梧的身体。师兄嘿嘿的笑,「我来送你回去,还在下大雨呢。」我不知道师兄躲在这里多久,但愿是刚刚到的好。心里一慌,退了一步。「师兄啊,等我换了衣服吧。」「不用,不用,这样多好啊,跟穿着裙子似的。走吧。」师兄说着上来拉我。你看我光着腿,却不知道我下身根本不着一缕呢。我一定脸红的厉害,师兄居然把灯又开了,「刚才我就上来了,一直在这看你,你脱裤子自恋,我没好意思喊你。你真漂亮啊。」刚才就在?那我不是被看了光光。我心更慌了,手也不自觉的按着衣服下摆。「我可什么都没看到,哈哈。吓到你了吧。」师兄居然走了进来,「今天教的后旋踢我没学好,一直踢不好,你来陪练。」居然把我拉了回来。师兄哈!哈!然后开始动作。这么标准的教科书似的动作怎么说自己不会呢?我明白被耍了,于是想走。师兄喝到小心!一个悬踢向我冲来,这样的招式我只要后跳就可以避开,但是下身……只好举手格挡,却连人被踢倒。师兄冲过来扶我,嘴里道歉。我这里一定走的光光的啦,师兄你这样怎么和天台那人一样一样的。果然,师兄一手扶着我,一手摸索着伸向我的腿,嘴里还说,「小丽你没事吧,我这人劲大,没伤到你吧。」没伤到我,可是你摸我腿干啥?师兄看着我,「小丽我喜欢你很久了。」我捂着他的嘴,不用说了。师兄摸我的腿,越摸越往上,我举手格挡,却被他一掌握住,那只魔爪已经直达目的。师兄的手很大,摸到了我的毛毛,轻轻的抚摸着,「你根本就没走,一直在看,是不是?」我问他,师兄似乎尴尬的笑笑,「我偷看你,不好意思说。我喜欢你,知道你不是坏女孩。」真会说话啊,我身体一下子绷住,却是他摸到了我的小穴,小穴刚才已经湿润,这会有些泥泞了,他用一只手指轻轻的抚着,「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的,」顿了一下,「饥渴。」也许只是不好直说我淫荡吧。我身体瘫软,不知不觉已经是靠在他怀中的姿势,他用一根手指来回抽插着小穴,大拇指隐隐的按着我的屁眼,后菊似乎是比小穴更敏感的位置。我一只腿蜷着,闭上眼睛,方便他弄。我喜欢做爱,也许真的有些淫荡吧。自从在天台被玩弄之后,身体的某些功能似乎被开发出来了。「你的小穴好像有吸力哦。」师兄说着,换成了两根手指,他的手指粗大,指节很明显,两根手指的感觉和某人鸡巴差不多了。我唔了一声,睁开眼睛。明晃晃的灯光,我挣脱开,「你怎么这样?这么急?」他把两根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淫液拉成了丝。「你都这样了还说我急?」小心的把我摆在练功垫上,师兄两只手指在我的阴道里杵来杵去,感觉真的很强烈,我不自禁的揽住了他的手臂,淫水已经到了泛滥的地步,随着手指的动作滋滋的冒了出来,流在练功垫上。最近真的很容易流水了。师兄腾出一只手,解我的衣服绊子,攀在我的乳胸。我的紧身胸衣很软,软到轻轻的就可以推到胸脯之上,师兄手很大,一只手就可以遮住我的整个乳房。我的胸不算很大,但是也没有人一只手就可以盖住,有种被掌握的感觉。就这样几乎全裸了。我伸手拍打他,「门,嗯、嗯。门,开着……」说话都夹着呻吟,师兄点头说嗯,却不起身,插在阴道内的手指瞬间加大了力量,更加大力的杵着,更加刺激了,我的头扬起,双腿陡然夹紧却又放开,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只好一只揉着自己的乳胸一只抓紧师兄的头发。高潮了,高潮的时候师兄还在抽插,我无法描述这种感觉,下身的水涌出,沾湿了师兄的整只手掌,居然只用手指就满足我了。这个男人真的很强,早知道,以前该让他沾点便宜的。师兄停了下来,我也终于喘过气,吐出长长的一口气。高潮之后的身体舒展而爽利,我不想起身,慵懒的支撑起身体,眼神迷离,看着师兄。宽大的练功服只有一只袖子还穿着,胸衣被褪下,乳胸被揉着有些发红,可是师兄才开始脱衣服。我提示他,锁门关灯。既然摆脱不了被干的命运,也不要被别的人乘虚而入的好,我还不想宣扬淫荡的事实。师兄淫笑了一声,把挺直的鸡巴杵在我面前。有些男人肌肉很壮实,但是鸡巴却小小的,上过一次当后我就再也没有约过肌肉男。可是师兄穿紧身裤的时候下身鼓鼓的,这会露出凶器,我却想不到该怎么形容,完全被吓傻了。硕大,粗如儿臂?不,是矿泉水瓶子。矿,矿泉水瓶子。师兄嘿嘿着笑,朝我俯身压了过来,我逃走,可是刚刚高潮的身体没有一点力气。只好转身爬去,师兄抓着我的脚,把我拖了回来,一点不费力的样子。在他面前我的身躯只能算是娇小,而我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师兄三十多还是没女人,没谁能受得了。师兄自称驴屌,这根驴屌现在杵在我的小穴口,我被他摆成了交媾的姿势,小穴还淌着淫水,张开小嘴,似乎也想吞进去。真是不知死活,我骂自己。没有办法,师兄挺进。我的小穴还没有容纳过如此巨大的家夥,一面被他吓住,一面又享受那充实到饱满的快感。龟头进来了,龟头在插入,龟头在深入。我呀的一声喊了出来,又拼命的压制住。师兄的鸡巴完全的插了进来,似乎把我身体的某一部分也打开了。我忍着涨涨的疼痛,低头看去,阴道的部位完全的鼓了起来,小腹显出一条鼓鼓的印记。光是插入就如此的难以承受,师兄动起来怎么可好。我哀求师兄,算了吧,会把我搞死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出,眼神已经说不出是魅惑还是楚楚动人。师兄不理这茬,安慰我说马上就好。师兄开始动作,缓慢的抽插,我已经完全失控了,呀呀的叫着。我不会叫床,可是不揉自主的喊出声来。师兄的动作其实很缓慢,可是巨大的鸡巴填补了进攻的效力。我已经癫狂了。我的小穴居然真的容纳了它,居然还没破。师兄赞到「小丽你的逼真是极品啊,这么紧,还会吸,你看我不动它自己就会蠕动呢。」我心说废话,这么大的鸡巴能不紧吗?我的乳房变硬了,乳头凸起,眼泪和汗珠顺着鬓角一滴滴落下。师兄拔了出来,换姿势。我已经迷离到不知所谓了,被师兄带到大镜子前,双手趴在压腿的横杆上,从后面搞我。师兄的大手把我的两只乳房握的紧紧的。一耸身,从后面干了进来。我呀呀的喊叫。可是师兄这时已经完全没有了怜香惜玉的心思,只是享受进攻和占有的快感。我抬头,透过泪眼朦胧,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镜子中的我依然那么美丽,美丽的脸庞流着泪水和汗滴,为了利落而紮起的马尾一甩一甩,潮红的脸色和胸部的指痕不时的提醒着我。师兄很厉害,双手把着我的细腰,冲刺的时候脸色狰狞,像一只怪兽。我想起看过的日本黄色漫画,美丽的女猪脚被禽兽般的淫魔摧残着,师兄在我眼里也像是淫魔的感觉。分不清是高潮还是痉挛。我软了下来,师兄抱着我,像抱着一个小女孩。却是怎么也舍不得把鸡巴抽出了。迷迷糊糊中承受着撞击和插入的快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师兄就在敞开的大门和明亮的灯光下干我,也不怕巡查的保安看到,也不怕宽大的落地玻璃对面窥视的视线。我从昏迷中醒来,师兄还在继续。居然还在继续,外面的雨幕已经消失,已经是晚上了。我的胸部有一大滩滑滑的散发着腥味的液体,浓白的精液。在我昏迷的时候师兄把精液射在我的脸上,脸上干巴巴的,滴在胸部的精液很明显的一大滩。鸡巴大,射的量也这么多。还好没有直接射进去,这么深不小心会怀孕的。我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师兄把我整个举了起来,鸡巴插在阴道内,来回的走,最后按在墙上,一通猛插。我的双腿盘在他的腰间,细细的小腿随着抽插摇摆着。好像时间过了这么久小穴也适应了粗大的家夥似得,酸胀的感觉又回来了,小穴一阵一阵的酥麻。我的身体不算高大但是也不算娇小,这么被举着干还是第一次,仿佛整个身体的重量都集中在了小穴,都靠那根家夥支撑着。小穴的感觉更加强烈,我又高潮了。鸡巴大还是硬道理。师兄把我放在垫子上,全身伏了下来,一手掌握着我的小屁股,一手抱紧我的小腰,在他面前只好用这个小字。我的头埋在他的胸前,都是汗,但是现在好像没有那么讨厌了。师兄拼命的耸动下身,拼命的抽送。我的阴道发出咕咕滋滋的水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然后整只拔了出来,却在这时吻住我的嘴,我唔的一声,做爱的时候很少有人这么用力的吻我,包涵着浓浓的爱意,我的身体似乎软化了。师兄的凶器顶着我的小腹,不停地发射,如同岩浆般喷射出的液体从小腹一直滑下,这次的量更大,一波一波射了十三次。我推开他,脸上,胸上,小腹,大腿,半个屁股都是湿漉漉,滑腻腻的液体。搞得像是被轮肏的似得。一片狼藉,一片狼狈。小穴被干的有些麻木,张开的小嘴一时还合不上,穴口还滴答着淫荡的浊液。师兄把自己收拾干净,穿好衣服。拿起我的练功服,胡乱的擦了擦,就这样把我抱了起来。师兄开车,我坐副驾。坐在副驾的我昏昏欲睡,身上只盖着一件练功服的上衣,其余全部都是赤裸的。在等红绿灯的时候,师兄的手还在我的小穴里来回捏呢。可是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只剩下哼哼了。这次跆拳道馆的事件完全是由于我贪玩,当然也是师兄关心我才弄出来的。我贪玩暴露自己的身体,师兄不小心看到,却受不了我的引诱,和我练功也是想出来的拙计。唉……好在并没有第三人在场。这次对做爱的描写不是很丰富,因为师兄的鸡巴真的太大了,整个过程我感觉都是晕晕乎乎的,后来请假修养了两天,小穴回复如初。师兄对我的表白我没有接受,但是心里也没有多少厌恶。一切如初,只是师兄成了我的炮友,压力大的时候,需求大的时候,随叫随到。写这篇文字的时候我的小穴一直在淌水,索性脱了精光,真是受不了越来越淫荡的自己。字节数:11590【完】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上一篇:清纯女友闵慧 下一篇:醉酒的伴娘